<strike id="dltxh"></strike>
          <form id="dltxh"><nobr id="dltxh"></nobr></form> <address id="dltxh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ltxh"><listing id="dltxh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智匯一品集團旗下 - 企業眾創孵化平臺
              logo

              補貼困于模式 專車巨頭圈地戰難有贏家?

              導語:對司機、乘客高額補貼的“糖衣炮彈”雖讓平臺短暫獲得用戶,不過當價位回歸正常、市場回歸理性之后,曾經高額獲取的司機、用戶卻又悄然離場,專車行業將面臨一場空。

              專車巨頭圈地戰爆發至今,依然處于“殺敵一千,自損八百”狀態。從誕生開始,專車便與“黑車”名號如影隨形,但這并不影響巨頭們一輪又一輪燒錢擴展市場。對司機、乘客高額補貼的“糖衣炮彈”雖讓平臺短暫獲得用戶,不過當價位回歸正常、市場回歸理性之后,曾經高額獲取的司機、用戶卻又悄然離場,專車行業將面臨一場空。

              刷單 高招叢生

              Uber始終揮之不去的是“扎針”刷單夢魘。Uber平臺人民優步司機馮師傅日前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每天下班前的最后一單必須“扎一針”,賺點回家油錢。馮師傅介紹,“扎針”是行業內刷單的術語,Uber平臺“扎針”刷單已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  馮師傅給北京商報記者算了這樣一筆賬,“每次‘扎針’的訂單平臺會給予司機1.4倍獎勵,但前提條件是需要行駛出50元車費數據,這樣平臺支付司機的車費便達到70元,隨后‘扎針’司機支付給‘護士’20元回扣,加之此過程中所花費的路程油費約25元,‘扎一針’司機可凈賺25元”。據北京商報記者了解,此前便有媒體對Uber平臺“扎針”刷單等類似現象曝光,Uber方也有更新相關漏洞,但至今刷單現象依然泛濫。

              與其他平臺相比,Uber采用系統派單而非搶單模式。市場上衍生不少Uber同步軟件插件,通過插件刷單者可使刷單人的拼車訂單派送給某車主。馮師傅表示,現在的狀況是每天努力接單賺錢的司機不及“扎針”司機賺錢多,加上Uber平臺也開始大幅度縮減對司機的補助,因此,不少司機已從Uber離職。

              互聯網分析師于斌認為,刷單在某種意義上繁榮數據,為Uber融資添柴加火。但同時平臺也被騙走真金白銀,降低了對用戶需求的認知。Uber方面的應對策略是不斷地更新自己的反作弊規則,讓“扎針”難度變大,并表示對刷單賬號實行封號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補貼 困于模式

              對于國內最早進入專車市場的易到用車來說,燒錢補貼獲取用戶拓展市場的方式已再熟悉不過。據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,2013年末,易到用車獲得攜程DCM領投的6000萬美元C輪融資后,開啟針對用戶的“補貼潮”。易到用車創始人周航公開表示,易到用車獲得的6000萬美元將主要用于培育新用戶,易到用車會加大對用戶的補貼,隨后易到用車頻頻加大對司機、用戶的補貼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伴隨著滴滴和快的合并、神州租車投資百億砸向專車市場、估值高達數百億美元的Uber在中國燒錢拉用戶,沒有巨頭背景的易到用車優勢不再。同時,易到用車被頻繁傳出與其他品牌合并或被收購,又傳出大規模裁員,雖隨即被否認,但有易到用車內部人士透露,易到用車目前正處于戰略收縮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根據Analysys易觀智庫產業數據庫最新發布的《中國專車服務市場季度監測報告2015年第2季度》數據顯示,易到用車以2.7%的活躍度落后滴滴快的(82.3%)、Uber(14.9%)和神州專車(10.7%)排名第四。

              周航則公開表示,專車市場沒必要這么大的補貼,“價格戰打不來任何核心競爭力,也換不來司機的忠誠度,基本是誰補貼高就跟誰跑。易到用車選擇按自己的節奏做事,做最好的自己”。

              忠誠度 留客難解

              依靠巨頭資金支撐,滴滴快的合并后迎來業務拓展速度最快的蜜月期,不少易到用車、Uber等平臺司機紛紛投靠滴滴平臺,但如果滴滴下調補貼,同樣面臨忠誠度的難題。

              司機黃師傅的煩惱是,平臺對司機補貼政策調整頻繁!澳壳皩嵭械恼呤窃缤砀叻1.5倍獎勵,其余時段沒有獎勵。同時,司機若每天完成公司15個派單后可能獲得1.4倍獎勵,只搶單不接受派單無獎勵!

              黃師傅表示,最近在與幾個同樣開快車的司機研究回到小區門口“趴活”,由于平臺補貼漸少且搶單模式已大部分被派單模式取代,司機的報酬和自主性均有所下降。開快車不如“趴活”舒服,兩者收入差不多都是200-300元/天,但趴活不僅不用受平臺的各方約束,也不用天天在路上奔波。

              于斌認為,司機跟著補貼跑已成為平臺競爭的必然產物。一直坐享高額補貼的司機對平臺并無忠誠度可言。一旦平臺補貼下調,司機必然失落逃離,盡管滴滴在市場中所占份額較大,但依然無法擺脫“無補貼魔咒”,專車市場完全陷入畸形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90后創業者:你為什么如此不淡定?

              下一篇:101臺青創業扶持計劃丨5萬元基金等你來贏

              在公交车上震蛋器折磨自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dltxh"></strik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ltxh"><nobr id="dltxh"></nobr></form> <address id="dltxh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ltxh"><listing id="dltxh"></listing></address>